English
咨询热线:0752-2167800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经典案例

亲情与法律的冲击——隔代探望权应否被法定的探析

  

  全国妇联在全国农村留守儿童状况调查发布会上,发布了全国农村留守儿童状况报告。分析结果显示,在全部农村留守儿童中,父母一方外出的留守儿童占47.14%,父母双方外出的留守儿童占52.86%,超过半数的农村留守儿童不能和父母中的任何一方在一起生活,而是由祖父母或者外祖父母照顾。然而,或因孩子跟随父母在外升学,或因父母离异,或因父母其中一方离世等各种情形,会使得照顾孩子多年的祖父母或者外祖父母与孙子女或外孙子女分离,甚至可能匆匆一别便成永远。祖父母或者外祖父母的探望权能否得到法律保护?

   我国《婚姻法》第三十八条:“离婚后,不直接抚养子女的父或母,有探望子女的权利,另一方有协助的义务。行使探望权利的方式、时间由当事人协议;协议不成时,由人民法院判决。父或母探望子女,不利于子女身心健康的,由人民法院依法中止探望的权利;中止的事由消失后,应当恢复探望的权利。”赋予了不直接抚养子女的父或母,有探望子女的权利。

  探望权,是指离婚后不直接抚养子女的父或母一方享有的与未成年子女探望、联系、会面、交往、短期共同生活的权利,只有在法院确认认为其进行探视会严重危害子女的身体、精神、道德或感情的健康时,才能拒绝授予无监护权的一方探望权。探望权作为一项法定权利,具有以下几点特征:第一,探望权的权利主体是离婚后不直接抚养子女的父或母一方,而探望权的义务主体为离婚后直接抚养子女的一方;第二,探望权产生于离婚以后;第三,探望权的行使必须有利于未成年子女的身心健康。探望权从法理上看,是基于亲权的一种衍生权利,是为保护未成年子女的利益而设定的权利,是基于父母对未成年子女的人身及财产的照护权,非有法定理由不得予以限制及剥夺。只要身份关系存在,探望权就应该是非直接抚养一方的权利。正是由于探望权的法律特性,在司法实践中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第一,探望权的规定过于原则,各地法院意见不一。虽然探望权制度填补了婚姻家庭制度的空白,但其过于原则化的规定造成各个法院、甚至同一庭室的法官之间判决方式相异;第二,探望权的适用范围过于单一。婚姻法只规定了离婚后不直接抚养子女的父或母享有探望权,而在婚姻被宣告无效、婚姻被撤销或解除同居关系等情形,不直接抚养子女的父或母是否也应有探望子女的权利,没有作出明确的规定;第三,探望权的主体过于狭窄。婚姻法仅规定探望权的主体为离婚后子女的父或母,这样的规定不符合现代立法精神,对于长期承担实际抚养义务的祖父母或者外祖父母,也应当赋予其探望的权利;第四,探望权的执行难以实现。在现实生活中,父或母一方控制子女,拒绝另一方与子女接触、联络和相聚的情形屡见不鲜,由于人身权利无法强制执行,遭到拒绝的一方当事人要与子女相聚就得不到法律的救济。

  在简单了解《婚姻法》赋予父或母方的探望权后,探析祖父母或者外祖父母的隔代探望权在法律中应否获得一席之地。

  隔代探望权,笔者认为应是祖父母或者外祖父母享有的与未成年孙子女或者外孙子女探望、联系、会面、交往、短期共同生活的权利,也只有在法院确认认为其进行探视会严重影响未成年孙子女或者外孙子的身体、精神、道德或感情健康时,才能拒绝授予祖父母或者外祖父母的探望权。目前,因隔代探望权引起的纠纷也日趋渐多,一方面,是法律对隔代探望没有作出明确的规定;另一方面,基于中国的传统伦理,祖辈对孙辈的爱护关乎人伦。这种情与法的冲突,既是社会关注的热点,也是司法实践中的审判难点。

  《婚姻法》虽将探望主体规定为离婚后不直接抚养子女的父或母方,但在探望主体死亡或者丧失行为能力,或者在子女不履行赡养义务、拒绝其探望等特殊情况下,祖父母、外祖父母能否对孙子女或外孙子女进行探望未有明确规定。笔者认为,现虽无法律的明文规定赋予祖父母、外祖父母的隔代探望权,但应从法理精神和民族传统进行综合衡量,赋予其隔代探望的权利,理由主要有以下几点:第一、探望权作为亲权的衍生权利,既是成年近亲属对未成年人的法定权利,也是成年近亲属对未成年人的法定义务,对未成年人人格健全、身心发育成长有着积极意义,符合《未成年人保护法》的立法原则。因此,代替已经死亡或者丧失行为能力的子女对孙子女或外孙子女进行探望既是祖父母、外祖父母应有之权利,亦是保护未成年人权利的应有之义务;第二,探望孙辈是老人获得精神慰藉的重要途径之一,应视为老年人应有之权益,且可与孙辈享有代位继承权利之法律原理相对应。《老年人权益保护法》规定老年人养老以居家为基础,享有家庭成员尊重、关心和照料的权利,且《继承法》赋予孙子女、外孙子女等在父或母先于祖父母、外祖父母死亡情形下有代位继承祖父母、外祖父母遗产的权利,同理,在特定条件下,老人行使探望权于法于理并不相悖;第三,赋予老人享有隔代探望,对和谐共处、履行监护职责相符,亦是对公序良俗、社会公德及传统美德的继承与发扬。在有利于未成年人健康成长、有利于亲属间感情融合的基础上,在不影响监护人履行法定监护职责的前提下,应当支持祖父母、外祖父母对孙辈的合理探望。

  纵观各国法制,也理应对婚姻家庭法律的空白予以立法弥补。美国是扩大探望权主体理论和实践的先行者。1933年,美国众议院通过了一个决议案,号召各州制定慷慨的法律,允许祖父母行使探视权。1955年,“统一法律委员会”起草了《州际儿童探视法》,该法使得作为监护诉讼中有利害关系的当事人一方的祖父母的利益获得了极大的法律关注。目前,通过法律或判例,几乎所有的州都承认祖父母的探望权。《德国民法典》、《加拿大离婚法》等也有相应的规定, 祖父母及外祖父母有权监护、爱护、教养或探视的权利。

  建立隔代探望权制度是社会发展与进步所需,笔者认为,法律应当赋予祖父母、外祖父母对孙子女、外孙子女享有隔代探望的权利,亦建议,应当根据社会的实际需要修订相关婚姻家庭法律,增加关于隔代探望权取得、丧失及保护的相关规定,或者发布新的司法解释予以规定。

WEILUN LAW FIRM
广东伟伦律师事务所
地址:广东省惠州市江北文明一路3号中信城市时代B座15楼
电话:0752-2167800 2167900
传真:0752-2119080
邮编:516003
E-mail:weilun@weilun.com
咨询热线
0752-2167800
微信二维码